逆天了?为啥柳树都栽不活
来源:来源:中国花卉报 焦传礼 2014-12-10 9:43:02 | 作者:yylyjcl | 发布时间: 2014-12-10 | 508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  “无心插柳柳成荫”,这句诗词道出了柳树这一树种的高成活性,可如今的苗木产业中现实却并非如此。


乱象


    从今年秋天以来,很多业内的朋友提到这样一种现象,当年北方栽植的柳树前期半死不活,后期大部分死亡,成活的柳树景观观赏效果极差。其出现的主要症状是:栽植后,树干上开始出现黑斑,流黑水,并快速蔓延,导致树木的树上部分少则三分之一,多则整个树木干枯死亡。这种树木干枯后都有一个统一的症状:树皮表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凸起状黑点。
    近年来,北京平原造林,柳树的用量占到乔木用量的16%以上,位居第二,可谓使用量极大。由于受到上次苗木低潮的影响,到2008年柳树育苗量很少,按照当时的育苗技术,一棵胸径8厘米到10厘米的柳树要4到5年才能育成。第一年平原造林后,北方的柳树基本上处于缺货状态,柳树价格也随之飙升,胸径8厘米的柳树由2008年30多元上升到90元以上,小苗价格(3厘米)由5元左右上升到16元以上,可谓是暴利中的暴利,受此影响,柳树种植规模急速扩张。为了能早日出圃,达到销售规格,超常规、非标准的栽培技术随之而生。
    柳树作为中国的乡土树种,为什么会有如此的表现呢?其原因大致可以归为三点:
    一、“水肥苗”的出现;二、南苗北移,水土不服,树势减弱,病害入侵;三、掉以轻心,以为柳树易栽易活,放置时间较长,管理跟不上,缺水“渴”死。总结以上原因不难看出,抛除苗圃管理者自身技术缺失因素外,苗木从业者着急、逐利的心态是导致这些柳树死亡的罪魁祸首。


祸首一:加大育苗密度,填鸭式培育


    为了追求“量”大,一些种植者加大了育苗密度(如每亩地育苗8000株以上),为了快速达到“规格”,从春季苗木入地到10月份还在一遍水一遍肥地“填鸭式”培育,有一年“八水八肥”之说,追施尿素,一次由每亩20公斤左右猛增到40公斤以上,一般8月份就要停止施肥,可到了10月还在施肥。在有机土杂肥严重缺失的情况下,这样生产的柳树不可能优质健壮,这就是所谓的“水肥苗”。
    “水肥苗”木质化程度低,一是难以抵抗冬天的风和寒冷,“寒入骨髓”;二是抵挡不住移栽“痛苦”,不得不病。此类苗木在苗圃里看起来清秀好看,一旦移植,特别是在冬季移植,就会出现大片枯死。这种现象如今不光出现在柳树这个品种上,白蜡、国槐也比比皆是,因此出现了速生品种不如籽播苗价格高(3厘米的绒毛白蜡价格是速生的2倍以上)。
    种种迹象表明一切都似“速生”惹的祸,其实不然,人们终究会意识到,是“栽培技术”和种植者的心态出了问题。给“速生品种”戴上了一个“不白之冤”的“帽子”,这就是“水肥苗”惹的祸。


祸首二:南苗北移,粗放式管理


    “南苗北移”现象也是因为北方地区苗木利润高,再加上够规格的苗木数量少造成的。长江流域的柳树因为光照时间和雨水充足,生长速度很快,木质化相对较低。向北移栽后,其生长环境发生变化,气候、光照、雨水都与原种植区域差异较大,再加上种植者主观认为柳树易成活,进行粗放型管理,在移栽前期不留心观察,不进行合适的水肥管理,出现苗木大范围的枯死,造成损失。任何一个树种都有它相对适应的生态环境,一旦外部环境发生改变,树势就会衰弱,易感染病害而死亡。


祸首三:技术匮乏,方法不当


    “渴”死的苗主要是以下几种原因造成,一是起苗放置时间长,运输时间长,种植时间长,造成失水严重,引起生理缺水;二是假植方法不得当,时间长引起生理缺水。
    正确的方法是假植后一定把水灌透,这样的苗子根系挖出来不好看,有霉菌切口处发黑,未浇水的,根系颜色好看犹如刚挖的一样。三是栽植后浇不透水,生理缺水引起回芽。总之,“渴”死的苗是因为方法不当引起生理缺水,树势衰弱,病害侵入造成树干死亡。


感言


    如今苗木行业没有实施的行业标准,对苗木本身的内在质量没有约束,它的内在质量如何,只有种植者心里清楚,采购者如果不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和现场调查能力,很难察觉,只有种植后才能发现,但为时已晚。
    优质壮苗是保障绿化造林成活率的前提,培育优质壮苗需要优质的种苗、配套的栽培技术和足够的培育时间。选择速生品种进行苗木种植,必须有相应的配套技术进行支持,才能培育出优质的苗木。如今若想采购优质苗木,还需采购者到苗圃实地察看、询问、了解,定点定圃采购,对不是自己亲眼看见的苗木一定要了解清楚来源、栽培措施,严防“水肥苗”进入工地。
    笔者相信,在市场认识到苗木质量重要性后,“水肥苗”会被逐步淘汰出市场。现在市场上出现的求购“实生苗”就是种植者对“水肥苗”的拒绝,是一种追求高质量苗木的表现。未来市场对于苗木质量的要求必定越来越严,在产业低谷期,苗木质量的好坏也会决定一个苗圃的未来。